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在这里,读懂中国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

赌博机器:假如给你三天课堂
《同一堂课》的语文教育尝试

澳门赌博技巧 www.c12t.com.cn 作者: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朱晓佳

2018-06-07 16:21:30 来源:作品上架

王珮瑜用京剧里的“湖广音、中州韵”给学生们讲《空城计》,甚至将他们带到排练场,由其自主选择扮相、行当,最后完成表演。(剧组供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6月7日《南方周末》)

编者按

《同一堂课》是一档原创文化公益类节目,由南瓜视业、灿星制作和南方周末共同研发。在三天时间里,每个受邀的知名学者或艺人,化身为临时“代课老师”,在两岸三地不同特质的小学,为学生们上数节语文课,以探索语文教育的可能性。该节目已于2018年5月27日登陆浙江卫视。

“都市孩子最欠缺的,就是‘敬天知命’。现在社会出现的所有问题,都在于既不敬天也不知命,就是拧巴。”

王珮瑜:要足够尊重小孩子的知识结构

? 学校:上海宝山区罗店中心校四年级

? 课文:罗贯中《三国演义》节选《空城计》

这些年我做京剧普及和推广,发现各年龄的小孩完全不一样。一年级定不下来,思想集中的时间非常短,授课时间基本不能超过15分钟;六年级不大不小,似懂非懂,世界观已经开始形成。

这个时代的孩子,独立思考能力比我们强多了。他们获取信息的渠道非常多,不像我们小时候,父母跟你瞪眼,或者老师说一下,你就听话。现在的孩子,你没有三把刷子,不听你的。和小孩子沟通,你要回到他的立场,足够尊重他的知识结构。

我会先让孩子们打破传统艺术“比较难,比较艰苦”的认知。从小吃的那些苦,我不太会跟大家说,因为苦多于乐。今天传播的过程中,一定要弱化那些苦,把苦中那些乐趣,好玩的东西,或者说没那么艰涩的内容拿出来分享。从事戏曲专业,和让大家看戏,获得愉悦,完全是两个方向。

我会让他们更多地投入有乐趣的互动,用方言接近“湖广音、中州韵”,用表情包方式接近京剧的表现形式。大量他们熟悉的音乐、影视表演,甚至网络游戏,都穿插在授课中。

现在的小孩没有太多机会进剧场看戏,我会给他们创造机会,坐在剧场里看演员们扮上妆,变成剧中人,看剧情推进。你不需要教怎么叫好、鼓掌,让他们自己感受就好。他们会有很多自然的情绪流露。

有了一定了解,再把他们带到排练场,让他们自主地选择扮相、行当,或者表演状态,最后能呈现出一个小小的作品。做这件事,我的好奇多于紧张。以我的经验,它一定非常难,但是教给他们的唱腔、动作其实没什么重要,重要的是在学习过程中获得什么。

一百个孩子里可能有三五个,因为我们的普及和教育成为京剧爱好者。至少在他的世界中,听交响乐、看动画片,和玩一个游戏、听一场京剧是一样的。越小的时候头脑中播下这个种子,最后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的机会就越大。

我起初学老旦,后来参加比赛被老师发现了。老师建议我学老生。学老生可以挂头牌,这是非常大的诱惑,可以“出风头”,充满挑战,又非常光荣。

老生的扮相,老生剧目中的一些人物,都很打动我。比如《搜孤救孤》里的程婴,《捉放曹》里的陈宫,戴高方巾、黑三髯口,我觉得非常儒雅,有书卷气。我十来岁时,就对这种人物和扮相有好感。你不知道什么打动你,就觉得非常喜欢,后来你所有的审美都会往那靠,可以演得更像你喜欢的那种状态。

肯定有孩子在这三天之后依然对京剧不感兴趣,我也尊重他的选择。但是教京剧的时候,比如这次教《空城计》,会自然地涉及中国的历史人物,中国人的哲学思辨和崇尚的理念,这也是一个蛮多元的接受知识的过程。

每个人都渴望自己跟别人不同,渴望自己学习一些相对小众的文化或艺术,并在这个过程中获得满足、自我提升。我经常跟一些普通观众说,学习戏曲其实是克服欣赏困难的过程,以后你会得到某种成就感,这可能是你在快餐、流行文化中得不到的。

冯仑:厉害的人都会写自己的母亲

? 学校:台湾鼻头小学四、五、六年级

? 课文:胡适《我的母亲》

我这些年接触的小孩,基本上就是几个干儿子。我跟他们是男人式的交往,以讨论问题为主。我是做生意的,不大会变成“暖男”、好老师。孩子小的时候,我花在她身上的时间就挺少,现在交流比原来多,但还不是温暖的父亲,只是一个在思想交流上还不错的父亲。

因为互联网,两岸孩子的差别正在缩小。小孩们追的星都一样,但生活环境很不一样,受的约束也不一样。我想跟台湾孩子聊聊他们的生活,比如传统习俗、妈祖巡游,比如对社会的讨论。

我会给他们讲胡适的《我的母亲》。一方面,台湾孩子对胡适应该比较熟悉;另一方面,我观察到,厉害的人都会写自己的母亲。朱德写他母亲生了很多孩子,快生的时候还在劳动,生完继续劳动;胡适写母亲对他的教育。

人对母亲的记忆细节特别多。你年轻的时候,她陪伴你很多,而且那段时光没有人干扰。等你长大了,有同学、情侣,再大有孩子,跟母亲的连接就弱了。功成名就以后,讲到自己的品德,有时候会和母亲的早期教育联系起来。

我去过台湾40多次。台湾人确实对母亲很敬重。有两个情感吧,一是养育之恩,还有一个是伦理——孝。

我有个台湾朋友,有次我们开车路过他家附近,当时其实挺忙,但他突然停下来,说:“稍微停一停行不行?我到楼上跟老太太请个安。”上去以后,他非常恭敬地给老太太行礼、问安:“最近有没有问题,一切都好?”然后我们就走了,挺让人感动的。

过去,爱和等待是在一起的,想念而得不到,所以特别浓。老太太站在村口,眼睛快望瞎了,盼着儿子回来。现在发个短信,说完这情感一下就没了。原来情感堆积了好长时间,见到以后,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现在不会,你每挪动100米我都知道。

那个台湾朋友老说我,能不能每个礼拜看一下父母,每天给父母打个电话。我很惭愧,父母就在北京,但我们有时候一两个月才见一次。

我母亲是会计,老说我不会算账,怕我把账搞乱了,出事。她受教育不错,解放前家里条件好,嘉兴一中,也就是茅盾先生的母校毕业的。她人很温和,让我读书,但我那时都读一些闲书,没读一本自然科学书。

我最近比较享受的,是跟母亲聊她小时候的事。这100年来,家族很多事情值得琢磨。

我读书的时候,班主任长得很精神,大家闺秀,父亲是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的。她40多岁,心脏不好,自己住在一个小屋里。我们去看她,女同学帮着做饭,我是班长,就陪她说话。她把抄家时偷藏下来的书拿给我看,包括一些古典小说,还有一本苏联的书叫《论教育》。我很受她影响,其实已经成了精神上特别依恋的师生关系。

我那时看了些书,立志要改造中国,就开始游历。报纸上说的那些厉害的人,我都想去拜访,就写信给报社,请他们帮忙转寄。比较遗憾,人家都不理我,唯一给我回信的是北大的历史教授周一良。那时我写了一篇通过“三国”研究中美苏关系的文章,他认真回信鼓励了我。后来我想再去拜访他的时候,他去世了,这很遗憾。

徐帆:我特别想化解《背影》中那种父子尴尬

? 学校:贵州遵义纸房小学五年级

? 课文:朱自清《背影》

我选择朱自清的《背影》,想让孩子们对自己的父亲母亲有所了解。

父亲可能在职场上叱咤风云,但孩子们看不到他们工作的状态,会觉得“你有什么了不起”。我父亲是很有成绩的演员。我从小就喜欢看爸爸妈妈演戏,平时在生活中完全感觉不到他们是演员,但他们一站在舞台上,就跟换了个人似的。那种变化特别吸引我。

上大学的时候,妈妈身体不好,爸爸经常出去演出。他负担很重,业余时间还要帮人做镜框,妈妈也做做脸谱这种工艺品。我那时已经有了工作单位,家里不希望我上学,但我就是想上。

我是插班生,冬天入的学。印象特别深刻,有一天晚上七八点,父亲帮我把东西送到火车站。那时火车车窗可以拎起来,我们说了会儿话,一切都特别正常。但车开动那一瞬,我根本不敢看他,那时心情是“赶紧走赶紧走”,其实特别不舍。

我有这种感受,但写不出来,所以看到《背影》时特别有感触。朱自清先生写父亲胖胖的,给他买桔子时,从车道上迈过去,再去爬台阶,可能因为从事演员这个职业,对那种细微的东西感受太强烈了。选择这篇课文,就像帮我说出心理感受。

我小时候家里是严父慈母,到我女儿这是严母慈父。小时候我爸老打我,奶奶是裁缝,所以有那种硬的尺子??嫉貌缓?,粗心大意了,就会用硬尺子打手。

我叫女儿“朵姐”,她叫我“屁妈”。不被孩子叫妈的时候,你不会感觉到妈的责任。当孩子学会叫妈妈的时候,我感到好大的责任。那我也试着给她一点责任,就叫她“姐姐”。

她刚上幼儿园的时候,园长给我看园报。照片上,一个小孩在那儿摆鞋,他说这就是你女儿。我们回家,鞋子东一只西一只,换上拖鞋就进门了。有时候我顺手把鞋子一双双摆好,她会帮我。在幼儿园,孩子们也脱鞋穿袜子进班,所以她也一双双地摆。我想一点点影响她,那就先影响责任感。

我们和女儿必须天天亲。从她六个月的时候,我就用双语对她说“我爱你”。我到现在也不好意思跟我妈当面说“我爱你妈妈”。小时候这词就好像是外国电影里,恋人之间才说的,没觉得生活中可以跟父母这么说。所以我想给朵朵养成一个习惯,我们都可以说“我爱你”。

我到现在也很少跟父母拥抱。跟他们拥抱时,会开个玩笑,用各种方式化解不好意思?!侗秤啊菲涫狄彩墙哺改负妥优霓限?,我特别想把尴尬化解。

孩子们对游戏的记忆,可能要比上课的记忆好。所以我希望通过游戏,让他们了解自己的父母。我是一个不怎么会玩的人,但喜欢跟着人家玩。我女儿就带我玩,她爱做手工,爱在塑料盒子上做好多花,各种图案。我的手机壳全是她做的,她的铅笔盒也是自己做的。她爱美,喜欢画画。

于丹:土地上的孩子最懂规则

? 学校:台湾池上福原小学四年级

? 课文:陶渊明《归园田居·其三》

四年级是个蛮叛逆的年龄。他们不像一二年级的孩子,什么都接受;也不像五六年级的孩子,开始理性地管自己。所以不要一上来就是我讲课,那会形成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引起逆反。

我的基本理念就是两个词,融合和发现。

融合其实是彼此接纳,他们用土地接纳我,我也放下成见,接纳这些淘气的小学生,谁都别用自己的东西拧巴对方。成人世界最大的问题,就是总觉得我是对的、你是错的。发现,是我们共同完成的。在土地里,在秋天、稻米中,看看我们可以发现什么。

我在都市长大,关于农耕、收割、稻米,是非常陌生的。我年龄上能做这些孩子的妈妈,但关于土地的知识和经验远远不如他们。

我更希望我有一个笼络他们的过程,比如先跟他们一起坐在课堂里听课,一起下田割稻。经历一个长长的融合的过程,我们再谈在土地上的发现,谈土地的安顿和归属。我特别希望他们能建立起这样一个感觉——我就是一个大陆来的,都市长大的,什么都不懂的老师。“她是我们的朋友,我们教给她很多东西,再来听听她跟我们聊点什么。”

我希望和他们谈谈土地与发现,人可以从土地上发现什么。

我要讲的其实是自己的精神生活,我一直把它寄托在诗词里的土地中,也就是所谓“田园诗派”。田园是什么?是人在盲目的生活里,希望去回归、去依托的一种状态。田园未必是个地方,但跟土地有关。

我姥姥是旗人,是东北人,我从小跟姥姥,在稻米香里长大。姥姥给我弄的饭,从来都焖得黏黏的,比粥干一点,比饭稀一点,而且用东北大米,亮汪汪的,油性很大。现在我只要想起姥姥,就想起稻米香。我没有生长在土地上,但是稻米香留在我的血液和骨骼里,留在我的呼吸和记忆中。

讲陶渊明,我不能给小孩讲太多“官场怎么疲惫”。我就想让他们跟我讲一讲,从土地上发现过什么。然后我再讲我心中的土地,陶渊明的土地,王维、孟浩然、杜甫、辛弃疾的土地,看看他们土地上的稻米香,跟孩子们的一样吗?;ザ栽角吭娇旁胶?,而不是封闭地、灌输式地讲。

我们是农耕民族,我会给他们讲土地的承诺:只要你不当懒汉,土地就会给你收成。讲土地中的天时——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土地上长大的孩子,再逆反、再调皮,都是遵守规则的,一定不会无理取闹,春天非要收成点什么,冬天非得看花。都市孩子现在有点蛮不讲理,第一在于不懂岁时节令,第二认为反正有反季节的大棚,只要有钱,什么事都可以随心所欲。

我还要讲一讲,土地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旦暮成枯,它不至于让你有很多妄念。都市孩子最欠缺的,就是“敬天知命”。现在社会出现的所有问题,都在于既不敬天也不知命,就是拧巴。

上一页1下一页
网络编辑: 邵小乔 责任编辑: 宋宇 邢人俨

相关新闻

综艺节目上的语文课《同一堂课》是课...
在发给每一位“代课老师”的邀请函中,剧组着意强调,《同一堂课》是“项目”,而非节目,“我们...
一堂课的影响有多大?这22位名人老师...
“同一堂课”并不只是一档节目,它更是一个有温度的“项目”。
《同一堂课》的语文教育尝试
只有在一定的情况下,这个人的天赋才能像种子一样慢慢发芽,长成一棵幼苗,到参天大树。
轻松愉快的语文课,今后可以更多吗?
学习不是一件轻松事,老师也不能是一味地取悦于学生,严格的要求和训练还应当是教学的主流。
一个农民工眼里的好语文老师标准
许多学生刚看过这篇文章,全校的语文老师却都没读过,于是剽窃之作成了一等奖!
绘本:最受孩子欢迎的辅助教学材料
教学生学会思考,比教学生掌握语言,更加有价值。
语文老师宽厚的精神成就了我
不必让语文课陷入精准的字词堆砌中,因为比精准更重要的是精神。
从“幸存者偏差”看素质教育之争
“应试教育”的提法,最大的问题在于将检验能力的考试简单粗暴地当成对考试能力的检验,并暗示考...
“我受够了!我要去中国教书!” 全球...
在美国,有超过500万基础教育阶段的老师,平均年收入在3万-4万美金(20万-25万人民币...
作家张大春的语文教育实践
“我们有当代语言,未来语言还会有更多发展。汉字不见得越来越少,但肯定有一堆死掉的,甚至‘尸...
“我受够了!我要去中国教书!” 全球...
在美国,有超过500万基础教育阶段的老师,平均年收入在3万-4万美金(20万-25万人民币...
从“幸存者偏差”看素质教育之争 (...
“应试教育”的提法,最大的问题在于将检验能力的考试简单粗暴地当成对考试能力的检验,并暗示考...
语文老师宽厚的精神成就了我 (从13...
不必让语文课陷入精准的字词堆砌中,因为比精准更重要的是精神。
绘本:最受孩子欢迎的辅助教学材料 (...
教学生学会思考,比教学生掌握语言,更加有价值。
一个农民工眼里的好语文老师标准 (从...
许多学生刚看过这篇文章,全校的语文老师却都没读过,于是剽窃之作成了一等奖!
轻松愉快的语文课,今后可以更多吗? ...
学习不是一件轻松事,老师也不能是一味地取悦于学生,严格的要求和训练还应当是教学的主流。
评论1
继续阅读

309| 134| 129| 887| 263| 265| 710| 424| 220| 202|